您现在的位置:多玩首页 >> 梦幻诛仙 >> 心情杂文

记者团乱世的白猪同文小说之愿为西南风!

记者团乱世的白猪同文小说之愿为西南风!

  顾盼是鬼王宗的新进弟子,虽说是新进的弟子但天赋这种东西,再想平常也不太可能。顾盼也算对得起带自己入门的那位师姐,说起那位师姐,更是鬼王宗里的佼佼者,虽为女子,却也能和大师兄七杀过上几招,只是后来顾盼进门的没几天后,她就离开了。每次她眼前就会记得那天夜里,比天上星辰还要闪耀的女子。那位师姐说,她来自大王村,她曾经有青梅有竹马,曾经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小小一枚草编戒指,她叫芷江。

  那个故事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二十年前的大王村并不富饶,两面环山,还有一条通往死亡沼泽的路,商人不会经常来,而芷江家里只有一个母亲,没有男丁想来也不会能好过哪里去,偏偏芷江的母亲即使穿上粗布裙没有什么首饰却还是会出众的那种人,大王村的长辈拉不下来面子谴责什么,也只能告诉自家的小孩别去和芷江玩。但有个人除外,他叫佟誉,是个傻小子,当然,这个傻小子的称号是芷江起的。小孩子们总是喜欢缠着父母问着几个问题,无非是我从哪里来的,又或者是太阳为什么不是一样的大,芷江也曾经问过,她得到的答案是,她是被月亮神抱到她母亲的身边,而从此晚上即使芷江一个人在家,却不再害怕了。

  她曾经去过大王村,这个她当然是顾盼,依稀记得是个水美人善良的地方,理所当然也见到了佟誉,和想象中的差不多,虎头虎脑,而还有一个别称—白日赏月人佟誉,顾盼也试着去打听芷江一家的下落,早已长大chengren的路野怎么也想不到,只好挠挠头说《似乎是个不错的大娘》直到死亡沼泽一战死的死,伤的伤,顾盼索性没有再回鬼王宗,倒是隐居在了大王村,或许是因为一坛酒,或许是因为会唱一首歌谣,又或许因为两个人心中的同一个人,顾盼和佟誉倒是成为了一对好友。

  佟誉说“大人都说不要和芷江玩,尽管如此我还是和她一起玩了”笑了笑,居然嘴角两边还有酒窝,顾盼想了想“师姐是个不错的人呢”又补充道“还很厉害”身旁的佟誉突然笑出了声“芷江小的时候总会生病,偏偏药材比什么都贵,我也只能用艾草做了个戒指,希望给她驱邪,不过她后来走后也不在了吧”顾盼没有告诉他,其实戒指还在,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说。

  等知道那是所谓喜欢的感情之后,已经是几年之后,那时隔壁王大娘好说歹说总算给佟誉找了一门亲事,听说是哪家的大晓姐,等大婚的那天才发现,虽然化了一幅从来没有看到的过的妆容,穿了一身火红的嫁服,却还是能认出来那时曾经朝夕相处的芷江,《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敲鼓人这样唱着,顾盼摸了摸一直装在香囊里的那小小突起,红了眼眶,却也总能笑着说一声祝贺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 已有0人评价,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
0
0
0
0
0
0
0
0

牛顶 鄙视 膜拜 么个 雷囧 不解 路过 继续努力
0 [与更多人共享]